组队之后他们创立了这些成功的互联网公司阿尔

发布时间:2019-09-16   转载请注明:http://www.xjsxqy.com/weisikangxingdaxue/2019/0916/171.html 
字号:

  事实上,他们走到一起的过程并不顺利,完成学业后,蒂尔先在金融机构担任了律师,之后创办了Paypal,而马斯克创办了这两家公司在业务上有竞争关系,为了停止无谓的烧钱大战,它们合并到了一起。

  创立至今,阿尔法公社获得钛媒体“2016年度十大投资机构”、36氪“2017年度最受创业者欢迎天使投资机构Top20”和“2019年中国企业服务领域最受LP欢迎早期投资机构”、母基金研究中心“2018年金汇奖中国最佳新锐基金TOP20”和“2018年中国早期基金最佳回报TOP30”等奖项。

  阿尔法公社创始合伙人许四清获得36氪“2018年中国企业服务领域投资人TOP10”奖项。

  在克里格加入之后,他们的项目并没有马上起飞,而是经历了痛苦的方向探索,直到他们确定把滤镜作为产品的特色,并把产品重命名为Instagram后,一切才走上正轨。积累了初步的口碑后,Instagram在App Store发布,蜂拥而至的用户差点挤爆它们的服务器,在24小时内,Instagram的用户量突破2.5万,一个月内突破100万,9个月后达到700万。

  谢尔盖·布林和拉里·佩奇分别在马里兰大学和密歇根大学获得了计算机科学学士学位。1996年,他们在斯坦福大学读研时相遇,一起开始了一个研究项目,却不知道这个项目在未来将成为互联网巨头。

  阿尔法公社(Alpha Startups)是一家重度帮助创业者的天使投资基金,由曾带领蓝汛科技在纳斯达克上市的许四清和前创新工场联合管理合伙人蒋亚萌在2015年共同创立,专注于早期创业公司的投资,面向全球精选有潜力的行业领跑者,通过行业资源的整合与对接,重度帮助创业者。

  在Snapchat内部,鲍比·墨菲作为CTO在幕后保证系统在用户快速增长时的稳定。而斯皮格尔则站上前台,为公司的商业化做努力。由于Snapchat对于年轻人群超强的吸引力,动了Facebook的蛋糕,这家社交巨头向Snapchat提出了30亿美元的现金收购要约。不过两位创始人都不愿意接受,他们想继续保留公司的自主权,为用户提供充满乐趣的沟通方式。

  这个决定相当正确,谷歌迅速成为世界领先的搜索引擎,并把触手伸向了手机操作系统(安卓),视频网站(YouTube)等等。即便现在已经成为了市值8000亿美元的巨头,谷歌的创新基因和创新能力仍然没有枯竭。

  阿尔法公社重点关注企业服务、人工智能、消费零售、金融科技等领域,目前已经投资超过30个项目,包括白山云科技、薪人薪事、在行/分答、美洽、Advance.ai、PMCAFF、唯家WeHome、诸葛io、帷幄科技、清影科技、Qury、SECBIT、麦洽等。

  在初次见面时,他们并不投契,几乎整天都在争吵。在传记里的一篇文章中,佩奇写到:我当时认为(谢尔盖)非常讨厌,他对各种事情都有自己过于强烈而独特的看法,并且坚持己见,而我也是这种类型。

  在创投圈,虽然很多夫妻店的结果并不太好,但在线票务平台Eventbrite的创始团队成员凯文·哈茨和朱莉娅·哈茨却算是例外。朱莉娅是电视制作出身,曾任FX和MTV等热门频道的高管;而凯文则在创投圈有深厚积累,参与创立Eventbrite之前,他经历了ConnectGroup和Xoom等公司,它们分别被上市公司LodgeNet和Paypal收购,同时他也是早期投资者,参与投资了Airbnb,Pinterest,Yammer,Uber等知名公司。

  在公司内部,朱莉娅发挥长处,负责处理业务运营,而凯文则负责公司的产品,并为公司注入硅谷的创业基因。关系稳固、技能互补、有成员在创业方面证明过自己,这样的创始团队当然会受到资本青睐。创立之后,Eventbrite的业务发展迅速,也获得了红杉、老虎基金等机构的融资;2018年,Eventbrite成功IPO,市值达到28亿美元。

  事实证明,当创始成员之间拥有不同的能力优势时,创始团队最有可能成功,一个人可能在某一方面有弱点,但只要发挥他们的长板就行。换句话说,他们互相成就。

  最初,他们在对项目的方向仍然存在分歧,但还是做出了一个叫BackRub的搜索引擎,也就是谷歌的前身。它看起来相当原始,实际上其只是查看网页的标题,但它在产生相关结果方面已经比当时可用的搜索引擎更好。凭借着优秀的搜索结果,他们获得收购要约,但两位创始人都不想把公司卖给那些不理解这个项目的价值和独特之处的人。

  完成学业之后,斯特罗姆在谷歌有短暂的职业经历,但不安分的冲动促使他很快决定创业:他想做一家基于位置并把照片分享和社交相结合的网站,类似于Foursquare和Zynga,他为这个创意起名为Burbn。这个项目引起了投资人的兴趣,但要求他找一位联合创始人,于是他找到了梅菲尔德研究项目的后辈:迈克·克里格。

  我们收集分析了近年来非常成功,势头非常猛的科技公司的创始团队,用故事讲述他们的创始成员是如何相遇和组队,又如何把公司带上正轨。

  BP请投递到:,7 天内快速收到回复,直接约见资深合伙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从他们在Paypal之后创立的公司的不同,也可以看出性格和风格上的差异,那在Paypal之前呢?埃隆·马斯克出生在南非的比勒陀利亚,之后去了多伦多,最后移民美国,他在宾夕法尼亚大学获得了经济学和物理学学位,并且已经开始了自己的早期创业活动。后来,他又到斯坦福大学攻读应用物理博士学位,但几乎立即退学,转而在互联网、可再生能源和外太空探索方面下功夫。

  Paypal的两位创始人埃隆·马斯克和彼得·蒂尔都可以称得上奇人。他们一个给人以“科学狂人”的形象,在Paypal之外还建立了特斯拉、Space X和Boring等极具探索性的项目,一个既是Facebook的天使投资人,写出了《从0到1》这样硅谷创业必读的书,也创立了Palantir这样貌似低调其实非常厉害的大数据公司。

  凯文·斯特罗姆与迈克·克里格组成了Instagram的创始团队,但是他们并不是一开始就走在了一起。在与迈克·克里格相遇前,凯文·斯特罗姆是斯坦福大学梅菲尔德研究员项目的成员,在这个项目中他获得了创业投资的相关知识和经验,也认识了Twitter的创始人杰克·多西。在斯坦福的Sigma Nu兄弟会,他获得了Facebook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的认可,尽管他没有在此时加入Facebook,也为之后Instagram被Facebook收购埋下伏笔。

  组建创业公司创始团队,寻找联合创始人需要耐心和坚持,就像任何严肃的关系一样,创始团队的成员将经历不同的关系阶段,遇到包括权利斗争和信任危机在内的问题。有很少的创始团队成员之间会存在类似“灵魂伴侣”的关系,但即使是非常成功的创始团队,在成功的路上多少也会遇到关系障碍。

  面对这个迅猛而来的竞争对手,Facebook再次祭出了收购的手段,几经谈判,最后以10亿美元收购了Instagram。不过在被收购之后,Instagram并没有停住增长的脚步,它的用户数量持续增长,目前已经突破10亿大关,另外从Instagram孵化出来的stories也成了Facebook能够继续成长的动力。

  尽管在各方面都有很多差异,但马斯克和蒂尔却有一个更深层次的共同点:他们都是理想主义者,都希望创造更美好的社会。所以在Paypal壮大之后,他们虽然都离开了这家公司,但互相之间的评价也很高,并建立了一个更强大的隐形组织:PayPal Mafia。Yelp,Linkedin,Slide,Founders Fund,500 Startup……他们的触角遍布了美国创投圈。

  创立Snapchat之初,这个项目并不被看好,但它真的抓住了青少年的喜好,在已经有Facebook,twitter等社交巨头的情况下,他们发展迅速,不仅用户快速增长,也得到了知名投资机构的青睐。2017年3月,Snapchat上市,市值达到330亿美元,是阿里巴巴之后美国规模最大的IPO,而两位创始人也成为了最年轻的亿万富豪。截至2019年的第二季度,它的日活用户突破2亿,并开始往AR技术突破。

  埃文·斯皮格尔和鲍比·墨菲似乎是硅谷最喜欢的那类创业搭档。他们不仅都出身斯坦福大学,而且加入了同一个兄弟会,有很深的相互了解和关系;更棒的是在创立Snapchat之前,他们还共同做了一个项目,是基于校园关系的社交网络。尽管这个项目最终没有成功,但让他们了解了市场,也磨合了相互配合的方式。

  谢尔盖承认了这个说法:“当时我们花了很多时间争论,谁也不能说服谁。”但这些争论显然是有益的,他们后来发现了共同的志向:探索网络的数据和数学属性。

  彼得·蒂尔出生在德国法兰克福,之后移民美国,进入斯坦福大学攻读学位。与马斯克中途退学不同,蒂尔完成了他的学业,获得了哲学和法学的学位,还在学校做了一份叫《斯坦福评论》的报纸。从对专业的选择,做事的风格,也能看出两人之间似乎并不会合拍。

图说天下

×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